关灯
护眼
字体:

565 五十年前那一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叶思吾其实知道,真正找曾忘语的是他母亲,他父亲对此持赞同意见,却并不打算三人一起会面。

    因此曾忘语夫妇过来时,他父亲避了出去,只留下他看着。

    叶思吾坐在病床边,看着病床上衰弱的老母亲,心中十分难过。也不知道母亲这一辈子,有没有一天是真真正正快乐的。

    结婚那日,穿上新衣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,她心里快活吗?会不会想到自己的丈夫心里深深地刻着一个女人,并且会驱赶了一辈子都无法赶走?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地生下喜欢的人的孩子时,心中是快活还是悲凉?

    叶思吾无法想到自己母亲叶老太太的心情,他有时也会模拟母亲的一生——他强抢了文绿竹在身边,文绿竹心里一辈子都想着谢必诚,从没有一天乃至一分一秒遗忘过,自己会快乐吗?

    可一切毕竟都是想象,叶思吾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快乐。

    有时他又会想,喜欢的人就在身边,还要奢求什么呢?即使她有时心不在焉地想着另外一个人,那又如何?终归都只能想着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敲门声响起,曾忘语夫妇来了。

    叶思吾目光看向曾忘语,和过去看到的感觉截然不同,他首先想到的就是,几十年后,文绿竹老了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继而他心中沉重而疼痛,母亲和曾忘语一样的年纪,这些年来一直养尊处优,本该比曾忘语年轻的,可是生病之后,看着却和曾忘语一般的苍老了。

    “思吾,你出去……”叶老太太看到曾忘语来了,声音颤抖地对叶思吾说道。

    叶思吾担心地看向叶老太太,见叶老太太满眼坚持,便站起身,看向外公刘子业。

    外公刘子业拍拍曾忘语的肩膀,似乎是要给她力量,然后和叶思吾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叶思吾和刘子业坐在走廊上,目光都盯着病房,似乎要看透病房的墙壁,看进病房里面,看到病房里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叶思吾知道心焦不得,便和刘子业攀谈,谈起过去的艰苦岁月,谈起文绿竹。

    似乎过了很久,病房门开了,曾忘语眼睛红红地走了出来,可是脸上却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刘子业和叶思吾都快步迎了上去,刘子业拉住曾忘语的手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曾忘语摇摇头,“没事,咱们坐坐去。”说着又看向焦急的叶思吾,“你进去吧,你母亲情绪有些激动。”

    叶思吾早就想冲进去了,可是在文绿竹的外公外婆跟前,他没好意思如此失礼,愣是撑着打了个招呼,这会儿听到曾忘语让他进去,连忙点点头,快步走了进去,并带上门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”叶思吾进了病房,就看到叶老太太不住地拿纸巾擦眼泪,不由得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摇摇头,“我没事,你坐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思吾连忙坐到叶老太太的身边,拿过纸巾帮她擦眼泪,“怎么哭了?是不是心里难受?都是过去的事了,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太太擦了擦眼泪,看向叶思吾,“思吾啊,你喜欢文绿竹是吗?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,骤然被问到这个问题,叶思吾有些狼狈。他吃惊地看向自己的母亲,脸上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望着小儿子的表情,眼泪又涌了出来,低声道,“你们父子的审美都那么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她是老谢的妻子,和我没有关系的。”叶思吾低声说道,“倒是你,别哭了。都活到这个岁数了,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?”

    叶老太太点点头,神色怅然,“刚才曾忘语也是这么安慰我的。”她说完了目光望着叶思吾,突然问道,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妻子伤害了文绿竹,你会怎样?”

    叶思吾心中一沉,嘴上却问道,“妈,你怎么做出这样的假设来了?我未来的妻子和文绿竹没有利益纠葛,怎么可能会去伤害文绿竹?”

    “如果会呢?”叶老太太坚持问道,“她喜欢你,却知道你喜欢文绿竹,所以心里不痛快。因此,在你们结婚之前就伤害了文绿竹,你一直不知道。结婚之后,你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叶思吾惊愕地看着叶老太太,摇摇头,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假设。

    叶老太太说得这样明白了,他想假装听不懂都不能。可是,他的母亲,尊敬了一辈子的母亲,怎么会是这样的人?

    叶老太太看着带着惊愕、逃避和茫然的小儿子,笑了,泪珠却不住地冲眼眶滑落,“妈妈伤害过曾忘语。”

    “妈,那时你年轻,你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